不了解河西走廊 又怎么去读汉匈之战呢

  • 时间:
  • 浏览:30

  河西走廊是茫茫大西北唯一一条具有重要军事、政治与文化意义上的地理大通道,是中原王朝通往大西北的必经之路,是战神霍去病大放异彩的地方。

  河西走廊究竟是一条怎么样的通道,究竟有多重要呢,这个地方究竟在哪儿,一个小小的地理通道怎么就能决定汉匈两国的命运?在此之前先看两幅图:

  

  这是中国南部的马六甲海峡,无论是从欧洲、非洲来的船只想要前往中国沿海都必须得经过这儿,这是最理想、最快、最便捷的一条海上航道。

  

  这是埃及的苏伊士运河,这条运河的开通大大的缩短了从欧洲前往东南亚的距离,在这之前都是绕道大西洋经好望角进入印度洋。

  没错,河西走廊就是类似于马六甲、苏伊士这样的通道,是汉匈争夺最白热化的区域。想要全面的了解河西走廊,汉匈之战是绕不开的坎。先来了解一下河西走廊:

  

  河西走廊是甘肃境内连接黄土高原与新疆(以前叫西域)的一条纽带,东起祁连山脉的北支乌鞘岭、南边是整条祁连山脉、北边由东往西依次是龙首山、合黎山、马鬃山。因位于黄河以西形似走廊故名河西走廊。

  祁连山脉覆盖的积雪融化形成了石羊河、黑河、疏勒河三大水系,河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河西走廊滋养了片片绿洲,武威的马踏飞燕、张掖的丹霞地貌、酒泉的夜光杯、敦煌的石窟壁画是河西走廊上最耀眼的明珠。

  焉之山位于张掖境内的山丹县,是祁连山的一条支脉,山脚下是目前亚洲规模最大的天然牧场,蒙古草原跟焉之山是匈奴最理想的军马训练基地,而大汉王朝在丧失河套地区之后连一块儿像样的草场都拿不出来,即使当时出台了很多养殖军马免除徭役赋税的政策,而且中原马跟高原环境培育出的马匹质量是远远不能比的,这也是匈奴强大的最直接原因。

  河西走廊出敦煌后南北分别设置玉门关跟阳关,通往天山南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跟”羌笛何须问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道尽了西域的无奈与荒凉。

  

  再来看看武帝期间汉、匈的基本态势:秦末之后匈奴统一了从辽东到西域的整个蒙古高原,汉帝国面对的还只是来自北方一面的军事压力,自从匈奴赶走了栖息在河西走廊的月氏之后,匈奴的势力达到巅峰,同时来自北、西两个方向的封锁与围堵让大汉王朝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与不安。

  

  汉、匈之间征战无数,最典型的其实就那么四场:

  河南战役即收复河套地区,使大汉王朝重新拥有了自己的马场,解除了都城长安的威胁,这是卫青的成名之战。此战卫青运用的就是闪电突击作战,之后作为大将军的卫青只能选择步步为营,因为他是大将军。

  漠南战役是霍去病跟随卫青,以八百骑兵孤军深入、立下战功并被封”冠军侯“。漠即今天内蒙古跟蒙古国交界的茫茫大漠,都在阴山以北。

  河西之战是霍去病第一次挂帅,也是霍去病的巅峰之作。运用闪电突击战术,穿过陕北高原、度过黄河、跨越贺兰山、横穿阿拉善沙漠在一个叫居延泽的地方急转南下袭击匈奴的后方。按计划,公孙敖出陇西进乌鞘岭跟霍去病前后夹击,可是他迷路了,跟李广是多么的相像。这场战役,霍去病独自一人一举完成了收复河西的重任,失去河西走廊的匈奴人感慨:”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之山,使我妇女无颜色“。”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也成为了流传千古的铿锵名言。

  

  漠北战役。河西之战后,汉、匈的攻守态势发生逆转。但匈奴并未屈服,此战对战的是匈奴王庭,是真正的主力,河西只是匈奴”王“的部队。此战一举击溃匈奴单于主力,并追击到狼居胥山即今天蒙古国乌兰巴托一带祭天,这就是:封狼居胥。从此匈奴再也没有能力跟汉朝进行大规模的作战了,漠南无王庭。